攝影游戲班

關於部落格
用鏡頭走入一個老故事發生的長巷.......
  • 503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孤寂幻島」一座島嶼的想像

這回澎湖之旅,最讓我懷念的「咾咕石」房舍
在馬公本島所剩無幾,取而代之的是翻新的水泥房
與爭奇鬥豔別有風味的民宿
形成澎湖很有意思的突兀視野.....
但澎湖的美,是一種幽靜與孤寂的美
像是當地的婦人緊包著頭,飲著刺骨的風沙
與海與惡劣的天候土地,拼博的生命韌力


「攝於澎湖吉貝港口」
一群放暑假的少年,望著一批批進港出港的遊客
「攝於二崁古宅」
小朋友穿著學校運動服,在咾咕石圍籬玩著躲貓貓
「攝於二崁古宅」
二崁距離馬公本島有一段距離,古宅保護得相當完善
簡直就是一座活的古蹟遺址
這裡的貓兒似乎更悠閒快樂一些,比起吉貝港
對於討厭的觀光客,這些貓可以馬上閃人遁入咾咕石縫
「攝於吉貝港口」
我發現吉貝的貓兒必須爭奪地盤
以致於角頭老大下手都十分兇蠻,像這隻船塢邊的貓
遍體鱗傷
「攝於桶盤嶼」
咾咕石簡直就是與澎湖相繫為命的活寶貝
雖然水泥取代了他們
但只要看見廢墟與圍籬絕處逢生的植物
心頭裡的那份感動立即湧現
談起澎湖
絕對要提到藝術家「陳順築」
就如同提及「潘安邦」與外婆的澎湖灣一樣
一座美麗的島嶼,也是一座有著身世與記憶的土地
看著的二崁,望安與不知名的咾咕石廢墟時
一直讓我浮現陳順築的作品
..............................................................................................................................................................................
陳順築,一九六三年生,澎湖人
文化大學美術系西畫組畢業,現任台北德霖技術學院副教授,也在台中教育大學美術系所、
東海大學美術系兼任副教授。
作品常以家鄉土地屋宇,結合人物黑白靜照
呈現肅穆蕭靜的人文氣質

「集會,家庭遊行--澎湖屋2」1995
環境裝置,408件黑白肖像

陳順築有計畫地拍攝親人正面與背面立像
再將這些黑白相片裱貼成框像
將咾咕石棄屋結合攝影裝置
變成了一幢充滿歷史鄉愁記憶的紀念碑
這些像是家族誌的照片
像是與棄屋在空氣中風化同朽
彷彿是藝術家對於自身在時間窗口裡的
一一凝視
「花懺:表弟」2000

有別於咾咕石「陽宅」人住居的影像裝置
陳順築在2000年,更大膽使用「陰宅」福地作為裝置題材
將上百幅的彩色塑膠花裱貼
來探討真實虛假,永恆幻滅兩相對立的生命意義
「族譜肖像:姑姑」&「族譜肖像:叔叔」&「族譜肖像:叔叔2」2001

在澎湖老屋常見的裝飾磁磚,在陳順築充滿生與死亡的花朵轉印後
變成一股強大的哀愁
「我和家人的關係很親密。澎湖夏天太熱、冬天刮東北季風,在晦暗的氣候下,家是保護的溫室,我都是透過這個溫室觀看外面的世界」,陳順築談到大學時離開澎湖,來到台北生活時的不安與孤獨,「隻身來到台北生活,完全沒有認同感,常想念澎湖老家」。
隨著父母先後過世,陳順築對於澎湖老家的情感也有所轉變,「父母健在時的美好回憶已經被解構,現在回澎湖不再有回『家』的感覺」。將過往回憶重整、收納在 心底深處


以上資料轉載自
吳垠慧 /  家族記憶的長歌詠歎
姚瑞中 / 台灣當代攝影新潮流
現代美術114
..................................................................................................................................................................................
藝術家的感性詮釋
的確能將觀賞者的視野帶入另一種昇華的場域
只可惜我遊逛這些老舊聚落遺址
卻發現多了一些格格不入的場景
二崁聚落整頓得很乾淨,卻「加工」太多
商家的進駐缺少有心的包裝行銷規劃
顯得缺乏特色

而諸如陳順築這樣傑出的藝術家
他的作品與介紹卻乏人問津
如果先前看過澎湖地方政府消費「潘安邦事件」
就見怪不怪囉
「攝於二崁聚落」
太像是明信片的拼湊場景,反而失去舊遺址的樸拙
報給你知

內政部通過指定「澎湖縣西嶼鄉二崁村」為「傳統聚落特定區」為國內第一個傳統聚落保存區。目前已完成20棟古厝修復,並持續進行古厝修復及整體環境景觀整理中

「攝於二崁聚落」
「攝於二崁聚落」
「攝於二崁聚落」
「攝於吉貝」
「攝於望安花宅」
「攝於望安」
「攝於望安中社聚落」

「攝於望安中社聚落」
「攝於望安中社聚落」
「攝於望安中社聚落」
「攝於望安中社聚落」
民國929月「世界文化紀念物守護基金會」公布全球100個值得加以維護保存之文化紀念物
名單,望安中社村(花宅)也名列其中,顯現花宅聚落保存維護工作已刻不容緩

有別於二崁聚落,望安的中社聚落似乎沒有這麼人工化
而且多半都有居民生活於此
「攝於望安中社聚落」
讓人垂涎三尺的澎湖絲瓜
「攝於望安中社聚落」

下次造訪澎湖這幾座美麗島嶼時
二崁,吉貝,望安,桶盤嶼,七美.......
別忘了多給這些老屋一些掌聲,給在地居民一些寧靜
貓咪就是觀光大使
不需要導遊,旅行地圖也能很精彩

澎湖,一座充滿想像的島嶼
咾咕石與老聚落可以帶領我們
走入時間的長廊
在美麗的花窗與彩繪磁磚的鮮豔裡
去領略生命的原鄉

像藝術家陳順築想像他的島嶼
孤寂幻島

.................................................................................................................................................................................

報給你知
「什麼是咾咕石」
在澎湖島上,四處可見由一顆顆咾咕石堆砌而成,並獨具滄桑風味的古厝與防風圍牆,這些不同大小,形狀不規則的咾咕石建材,其實是澎湖人早期從海底挖取回來的活珊瑚礁石。因為,澎湖以前建材較缺乏,所以只好就地取材,利用海底的天然珊瑚礁石,但是珊瑚礁生態系,是海洋自然資源的重要生產基地,當基礎被破壞之後,近海漁業資源區也就跟著瓦解,而當磚塊、水泥、鋼筋逐漸成為建材主流,並取代了咾咕石的功能之後,許多咾咕石也被隨意丟棄,部分老漁民,認為這些原本屬於淺海魚類棲息地的珊瑚礁,沒有再利用實在很可惜。
來自海洋的咾咕石,數百年來,一直是澎湖人的庇護堡壘,它為子子孫孫擋住炙熱的陽光,刺骨的寒風,歷盡風雨的洗鍊,當任務不再之後,咾咕石才再度被發現原始的功能,得以回歸海洋,終結人造文化符號的枷鎖。澎湖咾咕石在一來一往之間,蘊含著老漁民覺醒後的救贖意義,畢竟珊瑚礁石要適才適所,自然資源才得以永續利用。

引自「你的公共電視--寶貝海洋發現我們的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